网站业务:热镀锌扁钢,一肖中特
白小姐一肖中特马
您现在的位置: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中心 >
产品分类
  • 热镀锌角钢
  • 热镀锌扁钢
  • 一肖中特
  • 热镀锌槽钢厂
  •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
  • 天津热镀锌角钢
  • 天津热镀锌槽钢
  • 联系方式
    联系方式

    电 话: 86 022 26621300

    传 真: 86 022 26620736

    手 机: 15222065888 18002132014

    标题:

    美好的心情去看风景是五彩缤纷的春天

    时间:2017-09-15 16:29/点击:

    上个星期天,破天荒的,我们没有像五零二一样牢固地黏贴在床上,而是双双起了一个大早,因为我刚柔并济地要求他带我进行秋天晨游。
      
      在秋风演奏的进行曲下,我们的汽车晃晃悠悠地行驶在滨河大道上。迷迷糊糊中,我便被载到了正直花园基地。(自小,我便是路痴,所有的
     
    道路,在我眼中都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,哪像帅哥那样英俊得泾渭分明?)
      
      下了车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翠竹围成的栅栏。栅栏,自小从农村长大的我并不陌生。那时的栅栏,原材料大多是参差不齐的树枝、高粱
     
    秸......如此清幽雅致的翠竹围成的栅栏,孤陋寡闻的我还是头一遭见到。眼前不禁为之一亮,灰色已久的心湖也不禁翠绿了几分。
      美好的心情去看风景是五彩缤纷的春天
      神清气爽,刚走了几步,还没从翠竹中缓过神来,恍惚中,一抬头,便撞上了木槿栅栏。乖乖,现在的栅栏,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。一朵木
     
    槿就让我神魂颠倒了,如今这么朵木槿手拉手地挑逗着我的感官,我直接垂涎欲滴了。为什么说垂涎欲滴呢?记得小时候,我总是叫木槿花为母
     
    鸡花,因为我听大人们说木槿花可以吃。可以吃的,肯定是母鸡了,又香又脆。我一脸的馋相,哈喇子“啪啪”流了一地,他赶紧不好意思地拉
     
    走我的身体。当然,我热爱母鸡的心,他是拉不走的。
      
      哇塞,走了母鸡,还有鸽子。听说,鸽子肉,更好吃。什么?什么?本来其乐融融的鸽子们,仿佛听到了我从心底深处传来的声音,惊恐之
     
    下,扑棱棱全部逃命去了。
      
      走就走吧!反正还有紫薇。此紫薇不是还珠格格中大明湖畔夏雨荷的女儿,而是地地道道的紫薇花。秋姑娘,应该是位公主。否则,她怎么
     
    有经济能力给紫薇准备那么多衣裙?白的、粉的,深红的、暗红的......姹紫嫣红,件件惊艳了我的双眸,目不暇接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了。
      
      这位叫秋的公主,真是任性啊。你瞧瞧,她把成堆的颜料,不分青红黄,全部泼在了枫叶上。这枫叶,被她祸害得五彩缤纷,哪还对得起“
     
    停车做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啊?唉....
      
      忽然,一股熟悉的草香,丝丝缕缕地窜入我的鼻翼。这股草香,承着二十多年的记忆,载着往事的芬芳,席卷而来。记得那段如水清澈的青
     
    葱岁月里,我不可遏制地喜欢上一个男孩。那一个午后,我和他就是在这淡淡的草香里倾诉衷肠。现在看来都是无伤大雅的家常,当时却如甘蔗
     
    一样甜。如今,早已忘记了那男孩的模样,那些话更是无从记起,可是那一午后的草香,依然记忆犹新。蹲下,细嗅,就是这种味道,记载了我
     
    最初的怦然心动。
      
      看,凌霄花。他的大呼小叫,拉回了我的思绪。哦,走神了。我赶紧收回心猿意马。
      
      给我一个支点,我便能上天,这就是凌霄花的豪言,这便是凌霄花的壮举。一直豪气干云的我,也不禁为之啧啧称叹。
      
      招摇的不止有凌霄,还有在风中轻歌曼舞的柿子。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,想采摘一个。手刚刚伸出,又黯然收回。柿子,妈妈的最爱。我
     
    家的老院子里,妈妈亲手种下了一棵柿子树。每当秋风唱歌时,母亲便会把柿子摘下来,然后捂着,等到柿子变得红彤彤软绵绵时,母亲便会招
     
    呼我们一起享用。母亲已经不在了,柿子又能送给何人?看着柿子,在树下伫立了一会,思念也如这柿子,逐渐变得绵软。
      
      恍恍惚惚,就漫步到了荷塘边。荷叶不再碧绿,荷花也不见了踪影,只有残枝枯叶在秋风悠悠摇曳。忽然,李商隐的诗句涌上心头,“朱坞
     
    无尘水槛清,相思迢递隔重城。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”美中不足的是,偌大的荷塘旁边,竟没有一处庭阁。如果正好赶上秋雨时
     
    节,坐在阁里小憩一会,便可以听到荷叶上淅淅沥沥的雨声了,那意境想必是非常美的,否则从不喜欢李义山诗句的林黛玉也不会偏偏喜欢留得
     
    残荷听雨声这一句了。
      
      一根根翠绿的纤细的长茎高挑着朵朵精致的小花,黄色的花蕊,白色或红色的花瓣,清新脱俗,煞是好看。这花叫什么名字?我忍不住问正
     
    在劳作的园林工人。憨厚的园林工人说,这是一种野花,名字他也忘记了。不过这野花的种子,是从远方收购而来的,七百元钱一斤。哦,这真
     
    不是普通的野花。
      
      这边的野花轻施粉黛,那边的月季却正在浓妆艳抹。红得娇艳,黄得灿烂,红白相间的更是妩媚动人。我拿着手机,左顾右盼,一一给她们
     
    留下美丽绽放的瞬间。
      
      俏丽的银杏树本来一袭绿色的裙装,不知何时裙摆处被秋风给镶上了一圈金边。不久的将来,秋风定会给银杏换上一袭华服,金金灿灿,高
     
    贵华丽。
      
      以前从不喜欢秋天,总感觉秋天过于凉薄,萧瑟。其实,只要怀着。
      

    上一篇:传道授业为我们祖国的传统文化略尽微薄之力 下一篇:浏览着秋天的风景对一闪而过的万物生灵